杜兆才入选国际足联理事会

2019年12月15日 Off By nrgopsrisk.com

以35票绝对优势击败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杜兆才入选国际足联理事会

新西兰移民局签证服务移民经理Josh Kennedy也确认,移民局希望暂时关闭该类别,并在2020年7月之前完成对这个移民类别的重新修订。但他表示,最终决定权在内阁,是否正式关闭,需要内阁的裁量。

Peter Luo 说,移民经理向他表示,移民部长已经向内阁打了报告,一旦内阁批准,企业家工作签证类别就将关闭,不再接受新的申请。已经获得企业家工作签证,正在进一步申请企业家居留签证的申请者,并不受影响。

数据还显示,移民局手上目前还积压着60个没有分配移民官的企业家工作申请,以及73个没有分配移民官的企业家居民签证申请。Peter Luo表示,虽然看上去数字只有几十个,但实际审理起来,这些申请都需要花很久的时间。

杜兆才压倒性优势当选

数据显示,目前在移民局的记录当中,企业家工作签证的通过率为20%,而得到企业家工作签证后,进而获批永久居留权的通过率为42%。也就说,如果有100个人申请创业移民,最后能移民成功的,只有8.4个人。而且,在这个过程的审批非常冗长。

根据竞选规则,候选者在得票方面只要实现“简单多数”,也就是说获得46票的有效票数一半以上(至少24票),就将成功当选。杜兆才在首轮投票过程中就获得了35票,他的当选具有压倒性优势。而其他4名国际足联理事人选正是此前提到的那4位萨尔曼“幕僚”。

竞选形势实为“6选5”

按照规则,国际足联理事会共有7个理事成员来自亚足联,除亚足联主席萨尔曼及一名女性成员外,还剩下5个国际足联理事名额。值得注意的是,和亚足联5个副主席职位平均分配给亚洲足坛东亚、西亚、东南亚、南亚、中亚5个区域不同,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的名额的分配不以区域为划分标准。换言之,是依靠竞选者的竞选实力产生。

在4月6日的第29届亚足联代表大会上,联合会领导及权力机构换届是主要议程内容。换届涉及主席人选、副主席人选及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人选的竞选。在现任主席萨尔曼作为唯一候选人参选导致主席竞选无悬念的情况下,亚足联副主席及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名额的争夺相对更激烈。

在4月6日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第29届亚足联代表大会上,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以35票的绝对票数优势,击败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应该说,中国足协在本次选举过程中赢得了一场漂亮的“外事工作战”,为中国足球通过外事环境谋取竞争利益创造了有利条件。

杜兆才当选,对中国足协在外事工作层面进一步收复失地,从而为中国足球谋福祉创造了有利的国际条件。中国足球在外事层面收获话语权,对自身足球的发展将非常有益。文/本报记者 肖赧

杜兆才(右)与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在会场外合影 供图/新华社

创业移民是一个比较通俗的说法,其实际的签证类别为企业家工作签证和企业家居留签证。申请者需要根据自身的情况,向新西兰移民局提交商业计划书和资金证明,在商业计划书得到批准之后,将获得企业家工作签证。申请者需要按照满足移民局要求的方式,将创业资金转移到新西兰并开展商业创业工作,商业创业活动需要满足为新西兰经济带来就业和增加税收的要求,在满足要求之后,才能申请企业家居留签证。整个过程下来,常常需要耗时多年。

需要说明的是,鉴于亚足联内部权力斗争的错综复杂,中国足协和杜兆才经谨慎思量后,最终决定退出亚足联副主席职位的竞选,以确保将竞选的主要精力投放在国际足联理事名额的竞争上。从结果来看,这样的策略收到比较理想的效果。

在此前的新闻报道中,有不少人在新西兰经营多年,但却被移民官员认定为不满足创业要求,被迫离开新西兰。因而这个签证遭到了很多争议。(Sally)

体育总局副局长杜兆才作为现任中国足协领导班子的实际主要负责人报名参加了亚足联副主席、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的竞选。在巴基斯坦足协主席哈亚特退出国际足联理事竞选的情况下,最终参与本次国际足联理事竞选的共有8人。除了杜兆才,还有菲律宾的阿拉内塔、印度的帕塔尔、日本的田岛幸三、韩国的郑梦奎、卡塔尔的穆赫纳迪、沙特的哈利德、伊朗的塔伊。

据了解,哈利德及塔伊受亚足联势力纷争的影响,处于亚足联主席萨尔曼的“对立阵营”,他们竞选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因此本次国际足联理事的竞选形势实际为“6选5”,阿拉内塔、帕塔尔、田岛幸三、穆赫纳迪都是公认的萨尔曼“盟友”,他们当选在亚足联内部人士看来几无悬念。而余下一个国际足联理事名额之争实际就在杜兆才和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之间进行。

Peter Luo表示,一旦创业移民类别关闭之后,移民局有时间对积压的申请进行审理。此外,移民局方面还将对该签证政策重新修订,预计将在2020年底再推出新的创业移民政策。在这个重新修订过程中,对于业界提出来的签证审批过于教条和苛责的问题,也会充分倾听业界的意见。

据介绍,创业移民类别由于审核周期过长以及审核流程过于苛责而保守诟病,关于创业移民失败的各种报道也屡见不鲜。因此,移民局希望对该签证类别进行重新修订。